华顺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华顺文学 > 血色大明之末世中兴 > 第二十四章 入京谢师

第二十四章 入京谢师


却说李羡之见众人都出去了,便对贺泰安道:“此番若非周老师花钱周旋,我恐怕难免遭祸,他虽不说,我不能不还。本打算让韩钏去办,可反复想来,他不过是个办事的小子,上不得台面。因此,想劳烦先生代我到京师一行,谢了周老师的恩,也显得隆重些。”

贺泰安思量一下,答应道:“羡翁之命,我自乐意一行,正好借此到京师一行,也可开开眼界。”说罢告辞收拾行装。不多时便收拾停当,恰好伙房饭已备好,一众吃了。

李羡之将金子封了四百两,还给周郎中。四百两金子兑成银子便是四千两,多的一千两,权当是谢仪。

另外又封了五十两,让贺泰安随身带着花销。又让韩钏做了跟班同行。一切停当,贺泰安及萧世乾一行出城租了条快船急行。

幸而船轻风顺,不一时便到嘉兴府城,从此地进入运河。又数日,过扬州而至山阳,赶上了候了两日的运盐大船。萧世乾与从人转到大船上,向西进入淮水,转汴河入河南。送走了运盐的大船,贺泰安与韩钏仍旧向北向京师而行。

一路无事,因此话短。十余日后,船到京师外通州码头。无外乎下船、雇车,进城寓下。次日,到周郎中府上,递了晚生名帖。周郎中看了,想不起是何人,不过此刻正好无事,便叫传进来。

贺泰安进来,忙上前打躬行礼道:“在下冒失,请大人恕罪。”

二人曾在金巡抚府上有过一面之缘,但周郎中却未放在心上,此刻亦想不起来,只是觉得眼熟。愣了一下,起身还礼,让坐。然后问道:“阁下可是认得我?”

贺泰安道:“晚生原曾在金巡抚属下做幕,书年前大人为陕西提学,在金大人府上曾见过一面。”

这一说,周郎中立时想了起来,忙道:“失礼,失礼。”这时,下人沏好了茶端上来。周郎中又让着喝茶。一盏茶毕,又问:“贺先生此来,有何贵干?”

贺泰安道:“不瞒大人,晚生而今在李羡之手下做事,此次来为的也是羡之的事。羡之遭奸人陷害,蒙大人周旋,方能免祸。本当亲自登门拜谢,只是公务在身,不敢擅离汛地,因此遣晚生代为拜谢。”

周郎中道:“不过举手之劳,不用记挂在心上的。”

贺泰安又道:“听说大人为了平此时,花了不少银子,羡之也叫我一并带了来。”说着,朝门外看了一眼。韩钏正在门边候着,得了眼色,忙担着担子进来放下,两个柳木箱子一一打开,里面正是四百两金子。

周郎中一见金子,立时作色,道:“我知遇他,帮助他,为的是让他做个堂堂正正的官,好为民立命。而今官生清苦,捞点银子过活也未尝不可,只是你家李知县下车方才数月,便搜刮了这多的黄物,是何道理?”

贺泰安听了,不禁失笑,忙道:“大人误会了,羡之自下车以来,不仅自己一线不取,而且杜绝了猾吏鱼肉百姓的路子,官声好的很呢。想必正是因此,才被奸人陷害,惹出这档子事来。”

周郎中犹疑未解,指着金子问道:“那这是?”

贺泰安道:“大人到过榆林,怎的不知,这都是羡之家私之物。”

周郎中这才想起李羡之家中巨富,便不说了。又道:“我这些银子,倒不必还的,只望他不辱金老师生前所望,为家国社稷出一些力也就是了。贺先生与羡之早晚同事,常劝诫他些。”

贺泰安忙应道:“谨遵周大人教诲。只是这金子还望周大人一定收下,羡之说了,‘总不能叫大人出了力又出钱’,要是大人不收,晚生回去,也不好向羡之交代。”

见贺泰安一再坚持,周郎中便令收到后面去。留贺泰安吃了饭,又要留住。贺泰安辞道:“晚生在城里已寻了寓处,再说晚生还有些私事走动,在府里搅扰多有不便,还是出去的好。”

周郎中见状,只好送客。其实贺泰安并无甚事,不过是多年未曾到京师来,意欲四处游玩一番而已。

他辞出周府,回到寓处,便与韩钏分头早早睡了。

次日起来,两个人出了门,韩钏年轻,玩兴极高,尤其的兴致勃勃,在拥挤的人流中往来穿梭。直游到傍晚时分,贺泰安催他回寓处,仍不愿意。贺泰安只得任由着他,不知不觉,竟来到贡院前。此时不是大比之年,贡院自然冷冷清清。只一个看门的老吏巡视完正要锁门。

贺泰安想起自己举业不成,乡试不中,因此这京师贡院还从未进过哩,不由得心里升起一丝不甘。于是快走几步,赶在老吏上锁前到了门边,道:“请教老倌,能否入内一观?”

老吏看了贺泰安一眼,道:“天晚了,要锁门了。”

贺泰安从衣袖内摸出五钱银子,递到老吏手中,道:“耽搁不了多久,请老倌行个方便。”

老吏将银子袖了,道:“日落之前,须得出来。”

贺泰安连道:“一定,一定。有劳老倌。”

老吏开了门,在门外候着。贺泰安抬脚入内,韩钏亦是无事,乐得见见世面,便跟着进去了。

这贡院虽是为天家选材的所在,但因国事日艰,年久失修,内中却陈旧的很。号棚上的瓦片多有破碎,墙上青砖断裂,柱子上漆迹剥落,墙脚还有杂草丛生。

贺泰安不由得叹道:“如此荒凉破败之地竟惹得天下英才趋之若鹜!”然后又想到自己半生功名未济,未能堂皇而入此地,倒要行赂于一老吏,因此心中油然而生一丝不甘,一时兴味索然起来,转身便往外走。

老吏见他提早出来,心中自然欢喜,道声“慢走”,便锁了门自去了。韩钏见贺泰安面上忽然变得老大不悦,也不敢多问,跟着一同回到寓处。

次日一早,贺泰安便要启程南归。可韩钏玩兴不减,赖着不走。贺泰安吃他缠磨不过,只好又留了几日,也不出去,只埋头在屋里。

韩钏一个人每日早出晚归,在这花花世界闲荡,又过几日,身上带的几文银子花光了,也觉得腻了,便又央着要回平湖。于是两个雇了车出城,仍到通州码头,雇了船南归,无非是顺风行船,逆风则驻,于路并无甚要紧之事,暂且不提。

再说钱县丞与苗主簿两个自从往知府衙门里送了银子后,每日坐在家里等着看李羡之的下场。在他们想来,郝知府是魏九千岁的人,朝中有的是翻手云覆手雨后台,参掉一个区区七品知县,岂非易如反掌?

果然,等了不久,便有朝廷中使带了诏书下来。钱、苗二人见大事将成,欢喜得要不得,飞奔到府台衙门等着听信。未料一旦宣诏,只是把抚台免了官,下面几个走得近的官员也是不轻不重地罚了。李羡之却是半句没提,一点儿事也没有。

钱县丞与苗主簿空欢喜了一场,如同被兜头浇了一盆凉水,又像跌到了冰井里一般。呆了半晌,苗主簿嚷道:“府台大人拍着胸脯打的包票,如今却这般结果,他李某人的根子倒比巡抚还稳了!”

钱县丞没好气道:“府台大人收了银子,好歹找他讨个说法!”说罢,两人一起望知府衙门里来。

进门参拜完毕,没等两个说话,郝知府先不好意思了,说道:“朝廷诏命二位都知道了?出了这样的事,亦是出乎意料。”说着,拿起一封信递给钱县丞。钱县丞取出看了,却是方御史弹章的副本。

郝知府接着道:“我那老同年收了银子,着着实实是办了事的。本来就要成了,朱批下来是要交部议处的,未料户部刘少司徒找了崔少傅,把参李某人的话尽抹了去。”说完,又像是自言自语,一边摇头一边喃喃道:“也不知李某人是甚么来头,竟搭得上这样的大员替他说话。”

钱县丞与苗主簿自然不能甘心,问道:“那都老爷收了我们的银子,事未办成,总有个说法的。”

郝知府道:“都老爷有都老爷的规矩,向来是收多少钱,说多少话,办多少事,是再公道也没有的。如今弹章已然上了,恶人也做了,出了这样的岔子,也不是他能左右的。”

钱县丞与苗主簿折了三千两银子在郝知府和方御史那里,如打了水漂一般。听郝知府的话,知道是一文也回不来了,恨得直咬牙。可郝知府毕竟是上官,二人也不敢明着理论,只好把满肚子的怒火往回压,两张脸都涨的又红又紫。

好在郝知府自知理短,也不好意思正眼看这两人,未曾发觉异样。相互敷衍了几句,各自散了。

二人从府衙出来,苗主簿还在为银子心疼,道:“三千银子,连个声响也没得,就该当面向他讨回,看他还有甚话。”

钱县丞道:“朝郝府台讨银子,就是朝他讨命,不仅讨不来银子,难免将你我的前途性命也讨了去。”

苗主簿道:“那三千银子就由这他们这么白白吞了去?这都是众人的血汗,问我们讨起来,我们作何解释?”

钱县丞道:“此次就罢了,日后免不了仍要有求于他,不好与他交恶。”二人一边说着,一边各自上轿回平湖县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