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顺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华顺文学 > 沉默回响 >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(一更)

第38章 第三十八章(一更)


私人酒庄在京市郊区, 比较偏僻的一个区县,开车约莫一个小时才到达,

偌大的酒庄, 巴洛克风的装潢,巍峨的建筑显示出其价值不菲, 虽说只是私人酒庄, 也极尽奢华了。

门口的侍应先看了宋苒的邀请函——邀请函也与时俱进,还是小程序电子扫码,扫码确认了身份,才放行让她们进去。

她们之后又陆陆续续有车赶到。

连漪原本以为是私家酒窖小型的朋友聚会, 没想到是这种场地宽阔,人来人往的大场面,她问宋苒:“这里对衣服都没有要求吗?”

宋苒确信:“只是朋友聚会, 大家都随意的。”

服务生将她们带入会场。

一走到门口,信誓旦旦的宋苒就傻眼了。

所有人都是穿的西装西服连衣裙。

宋苒倒还好, 上身一字领香槟色绸质上衣, 下身浅灰色a字裙,不过是平底鞋, 显得不够正式,连漪t恤加牛仔裤,素面朝天, 不像来参加聚会,像来吃个饭就走, 还属于是夜宵那种。

宋苒有点头皮发麻了,她将连漪拉到一边,低头开始翻手机,不停找补, “我怎么记得和我是说衣着随意就好的?”

还没等她翻回去仔细看,打招呼的人就已经来了。

“堂姐!”

一个穿着明黄色晚礼裙的女生明媚笑着朝着宋苒奔了过来。

宋苒快找个地洞钻进去了,她无地自容,拉着堂妹道:“你怎么不早说还要穿礼服,你看我和我朋友,这样就来了,多丢人。”

“没事儿,本来就没规定,是我妈要请她那些朋友也来,还非要我穿这个,弄得我现在超级郁闷,你放心,陈嘉果他们肯定都穿得和你一样呢,待会我们自己去找个小房间玩,不和他们一块。”苏忱和她小声说。

“那就好,我都快尴尬死了。”宋冉松了一口气,直起腰,她看向连漪,抬手指着苏忱和她介绍道:“这是我堂妹,今天是她们家酒会,你放心,我们等下自己开个房间玩,就不在这边了。”

她又指着连漪和苏忱道:“这是连漪,我朋友。”

“我知道你。”苏忱朝连漪灿烂地笑着,“你就是那个联合国女翻译,我居然见到真人了,你好漂亮啊!”

“不算什么联合国女翻译,网上夸张的。”连漪微笑摇头,面对一身华服的苏忱也只是浅淡地笑着,没什么紧张和尴尬。

“我们加个微信吧。”苏忱主动说。

“好啊。”

“我手机在楼上,”苏忱扭头和宋苒说:“堂姐,你等下把这个姐姐微信推给我,我回去加她。”

宋苒笑着说:“我看你是想给你那个代购号拉点人吧。”

“代购赚点零花钱嘛,每年只能等年底股份分红,日子也是过得很苦的嘛。”苏忱嬉笑着。

她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富家女,因而天真烂漫。

又来人了,苏忱看了眼门外,眼睛忽地亮了起来,她道:“你们随意玩,我接待完宾客就来找你们。”

“我下午还没吃什么,有点儿饿了,”宋苒看向自助区说:“咱们先去那边吃点东西吧。”

“好。”连漪没意见。

因为是酒会,吃的并不多,大多是些水果和甜品,宋苒抱着一盆樱桃和连漪坐到了角落。

“随便吃,不用在这客气,这个酒庄是我姑姑的,刚刚那个就是我姑姑的女儿,本来是她请几个圈子朋友过来玩的,”宋苒吐了一粒樱桃籽放纸巾上,继续道:“但是我姑姑也请了她的朋友来,所以就有那么多穿西装的,你放心,不止咱俩穿这样,其他人进来肯定也懵了。”

宋苒话刚说完,只见门口真又走进来一个,这个更夸张,上身穿着精神小伙的棒球外套,下面一条大裤衩,还趿拉着拖鞋,一站到门口,脸上是肉眼可见的懵逼。

苏忱立马迎了上去,和人说了几句,又指了指宋苒她们这,那人点了点头,还是一脸懵逼地朝着宋苒她们走过来了。

“陈嘉果果!”宋苒高抬起了手。

那“精神小伙”走过来,和她击了下掌,道:“宋苒苒!”

“这位是……”陈嘉果看向连漪。

宋苒道:“我朋友连漪,研究院的女博士。”

“你好,”陈嘉果手塞在兜里,只见衣服向前一鼓,约莫是他在衣服兜里面伸手,他道:“我陈嘉果,玩摄影的无业游民。”

宋苒侧头和连漪说:“他拆二代,在家啃老本呢。”

“我是摄影师,尊重尊重。”陈嘉果拍桌子。

他们这三个穿的格格不入的,就这么格格不入地坐在宴会边边聊天。

因为他们三个实在穿得显眼,气场又自成一团,其他人看到了他们,脸上有一种想过来打招呼,又不知道这三个人到底什么情况的复杂情绪。

一直到一个穿着修身晚礼裙的女人从楼上走下来,她在人群里说说笑笑了一会,然后朝着宋苒走了过来。

宋苒说:“姑。”

女人对他们三个的“另类”没有任何表态,她脸上笑着道:“苏忱那丫头呢,她把你们叫过来,就不管你们了?”

“她刚刚跑出去了,接人去了吧。”陈嘉果依然是那个动作,手在兜里动了动,衣服鼓起来指了指门口。

可能是陈嘉果实在穿得辣眼睛,女人道:“陈嘉果,你上姨那拿几套西装去。”

“我不行,我穿那个浑身不舒服,比猪八戒捆绳里还难受。”

“二十四五了还这么不着调。”她笑着骂了一句,

“苏忱不也和我一样吗,”陈嘉果耸肩,门口一抹明黄色走进来,他道:“唷,说曹操曹操到,宋姨,你看,又一个没穿西装的。”

连漪怔住,几乎失语。

宋苒舌头在上颚卷了一下,说出了那天连漪说出的台词,“我靠……”

“沈思晏怎么来了?”她脱口而出。

“谁啊?”陈嘉果问宋苒。

宋苒:“就那个,没穿西装的。”

“小忱儿拉着他呢,不是吧不是吧,不是真的吧?”陈嘉果自言自语。

宋苒挽住了连漪的手,趴她耳边小声道:“肯定有误会,我待会去问问。”

沈思晏还是白天那套,兜帽黑色卫衣,浅灰色运动裤,高帮运动鞋。

他身边中午一个,现在又一个。

连漪手插进了兜里,说:“今天要是没什么事,我就走了。”

“别啊,”宋苒说,“你俩有什么误会,今天敞开了说,这我小姑的酒会,我的地盘,有我给你撑腰呢。”

女孩挽在他胳膊上的手几乎刺痛眼睛,连漪心里越发胀,面上表情反而越来越平静,“不用了。”

宋苒就快捶胸顿足了,“我敢保证苏忱和他绝对没什么,就我堂妹那性格,她要是有对象了恨不得拿个喇叭上□□上喊去,我能不知道?”

连漪笑了一声,“我真不在乎他们什么关系。”

“呵!呵!”宋苒也气笑了,“你这嘴真是比蚌还硬,你说句软话,就承认你还喜欢他,有那么难吗?”语速太快,岔气了,她换了口气,“男人也是要靠哄的,你当年不仅甩了他一巴掌,还把人也甩了,这么多年,他还能……靠,过来了。”

“靠。”这句是连漪说的。

她后退一步,转身就要走,宋苒一把拽住了她。

“那个,那个……”宋苒抬起手挥半天,愣是没想出应该怎么称呼他。

“什么那个那个?”苏忱睁圆眼睛疑惑地问宋苒。

“就,沈思晏。”宋苒硬生生把连漪从她身后拽到了身前,她道:“连漪在这呢,你们打个招呼?”

连漪和沈思晏对上视线,两人同时别开眼睛,一个看左,一个看右。

苏忱纳闷,“你们都认识啊?”

宋苒快急死她个没眼力见的了,她道:“苏忱,你怎么回事啊,你手往哪搭呢?”

“我表哥,我穿开裆裤他都见过,我怎么不能搭了?”不仅搭着,苏忱两手一箍,吊住了沈思晏胳膊。

沈思晏半边手臂一沉。

陈嘉果怒吼一声,“苏忱,你穿开裆裤的样子我都没见过呢!”

苏忱妈妈刚和朋友说几句就听到这边吵吵声,她走了过来,“你们这大吼小叫的在这干嘛呢?”

“姑姑,他是苏忱表哥啊?”宋苒指着沈思晏说。

“苏忱姨妈的儿子,你比他还大几岁,按苏忱的叫法,你也算他堂姐,怎么了?”

堂弟竟在我身边?

想起自己刚刚的样子,宋苒嘴角抽动,她默默站到了连漪身后去。

她一退,连漪就成了那个突出的人了,苏忱妈妈笑着和连漪说:“好像之前没有见过你,是忱忱的新朋友吗?”

“是堂姐朋友,”苏忱接话道:“她还是联合国的女翻译和博士呢,就我之前还给你看过热搜的,那个长得特别漂亮的。”

“呀,你本人比照片更年轻,照片看起来很成熟知性,现在看倒像个大学生。”

人靠衣装,连漪穿衣风格一变,生生从三十岁的职业女性到了二十岁的小姑娘。

她微微笑道:“您好。”

一看着长得漂亮,学历还高的,这长辈就忍不住了,苏忱妈妈拉过沈思晏,道:“这是我外甥,别看他不爱说话,他也是常青藤博士,今年二十五了,他妈妈是我老公的姐姐,是做服装设计的,也是很好相处的。”

“嗤——”

宋苒再没忍住了。

连漪尴尬得头皮发麻,她抬头,盯着沈思晏,用眼神示意他先开口。

可沈思晏仿佛不仅瞎了聋了,还哑巴了,他视线重新落在连漪脸上,分明看到了她的示意,他嘴角勾了一下,就是不说话。

宋苒看不过去了,解围道:“哈哈,姑姑,他们都是熟人,都认识的,您不用介绍了。”

“这样啊,果然本地圈子就是很小,转来转去,都是熟人。”她笑着摇了摇头,“既然都认识,我就不介绍了,你们自己玩吧。”

听语气,好像还很有点遗憾。

姑姑走了。

“那个沈思晏……”

“那个连漪……”

宋苒看着两个掉头就走的人,着急道:“你俩要这样走了,以后可都别后悔!”

沈思晏和连漪脚步又同时顿住了。

作者有话要说:  沈思晏:记仇ing<(`)>

连漪:嘴硬ing=_=

宋苒:我太难(┬_┬)

吃完饭回来二更。评论区没人了,大概是都养肥了,人生就是这样,走着走着,就只剩下一个鸽子了(烟jpg)

感谢在2021-08-26 20:59:16~2021-08-27 18:21: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言情老手 8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