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顺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华顺文学 > 突然有了十万亿 > 9 不好的消息

9 不好的消息


  “干点啥呢”?

  时间来到了晚上,又没有工作。

  这时候的褚新勃内心是特别的空虚。

  而且因为昨天晚上和童颜巨那啥的曹璐大战了几十个回合,小弟弟都差点磨没了。

  所以现在的他,也没有哪方面的想法。

  人这个时候,不为生活所奔波了,自然会想点在世界上留点名声的想法。

  而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些开公司,当首富的梦想。

  公司就不说了,但是首富却可以当当。

  而科技方面自己并不懂,所以他想到了直播公司。

  这种公司一个是能够增加自己的名气和影响力。

  另外一个也能够掩盖一下自己的资金来源。

  顺便也能玩儿一玩儿潜规则。

  想到这里褚新勃立刻在自己的手机上记了下来要做直播公司。

  但是他刚记录完就忽然接到了父亲的电话。

  “新勃,你快回来一趟吧,你四伯要不行了”。褚建国焦急而又悲伤的说着。

  毕竟是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弟兄,看着跟自己一块儿长大的四哥躺在床上只能吊着一口气,这样的情况让大家都有一种感感同身受的感觉。

  而在农村也有这么一个风俗,即老人或者长辈身体快不行的时候,都会请村里经验比较丰富的人过来看一下。

  这种经验丰富的人只需要看一看,就能大概的推算出这个老人或者长辈到底还能活多少天。

  告诉家属之后,家属就会把远在各地的晚辈们,小辈们全都叫回来。

  老人和长辈儿到临死之前,大多数最挂念的事情就是看一下自己的孩子们,自己的晚辈呢?

  刚看完孩子晚辈,他这个。最后的挂念也将没有对人世间也就不再停留,而是闭上眼睛真正的长眠。

  楚鑫博的四伯就是这么一个人,他瘫痪在床上已经有几年的时间了。

  不过这几天却又突然有点儿恢复正常了,不过大家都知道瘫痪在床上几年的,他根本就不可能再次彻底好起来。

  这样的情况无非是他想明白了,整个身体迸发出最后的能量。

  这两天出建国等长辈以及其他叔伯家里的堂哥们,堂兄呢,堂姐们也都带着孩子,全都回到了家里去看望他。

  褚新勃一听,自然是也很着急。

  毕竟四伯当年在自己小的时候没少照顾自己。

  小时候乃至现在家里都是很穷的,四伯那会儿开着一个油炸摊,每次见到自己都会给一些油炸食品。

  要知道这些东西都是用来卖钱的,一串儿猪肉五毛钱。

  自己有回和同学打架,四伯刚从地里锄完草回来,看到了这一幕,立刻拿着铁锹就拍了过来。

  要知道跟自己打架的那个孩子也是村里的,甚至他父亲和四伯还属于盟兄弟呢。

  种种的过往回忆起来只有一个字儿,那就是伤心。

  我还没有开始回报你们,你们就不在了。

  想归想处,新博也是立刻反应过来。“爸,我这就回去。”

  “不用太着急,你明天早上再来也行,这大晚上的也没有车。”褚建国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买了车一辆700多万的兰博基尼,一辆100多万的奥迪a6l。

  有些事儿因为事关重大不能告诉父母,但是有的事儿却可以说。

  楚鑫博说道。“爸,我最近发财了也买了车,你就不用担心了,我这就开车回去。”

  “行,路上慢点儿,一切都要小心,注意安全。”福建国对儿子的话还是很相信的,毕竟他没有骗过人。

  挂断了电话,楚欣博也没有耽误,赶紧的穿起衣服立刻启动汽车开着前往武A县。

  这个时候因为很有可能要下乡,毕竟村儿里的道坑坑洼洼。

  所以楚新博没有开着那辆底盘低的兰博基尼,而是开着略微高一些的奥迪a6l。

  从五河士道完线300里地的路程,白天开的话有各种红绿灯。

  可是晚上什么都没有,所以他两个小时就到了武A县的老家。

  “爸,我到家了,你给我开下门儿吧。”两个小时之后楚欣博回到了家里。

  褚建国刚从四哥褚建辉那里回来,毕竟现在也都十点钟了。

  在四哥家褚建国和几个兄弟,比如五哥褚建如,二弟褚建立,三弟褚建军。

  以及下面的几个侄子们一起商量事。

  大家现在已经都开始安排着谁去买棺材,谁去联系亲朋好友了。

  听到儿子褚新勃的电话,他立刻让自己老婆去开门。“新勃回来了,你去开下门”。

  “哎呀,我让你告诉他明天再回来,你怎么今天就让他回来了?”母亲李金香抱怨的说着。

  毕竟四哥对她来说这只是亲叔伯,但是褚新勃才是肚子里掉下来的肉。

  抱怨归抱怨儿子都到家门口了,她肯定是得去开门。

  一开门,褚新勃就见到了自己的母亲,如今已经47岁的李金香。

  因为长期的工作和操劳,所以母亲的头发上已经有了些许的斑白。

  脸上的皱纹也是怎么都止不住。

  看到这样的母亲,每次给自己打电话都是叮嘱自己吃好喝好,一定不要不舍得花钱。

  可是让自己如此大方的母亲却连护肤品都不舍得买。

  要知道娱乐圈别说四十七八五十七八岁,长得跟30岁的也大有人在,这就是护肤品的力量。

  而母亲现在这个样,别说四十七了,就是五十七也有人信。

  “你怎么还哭了,都多大的人了。”

  “快把眼泪擦了,马上都要找对象了人了。”母亲李金香也不知道儿子怎么这么脆弱,一见面就哭了。

  是不是在外面受了委屈?

  看来这以后不能让孩子去外面了,哪怕见不到世面也没啥。

  安安稳稳,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才是福。

  岁数大了,李金香这个年纪真的不再去追求什么刺激,反而平淡才是真。

  拍了拍褚新勃的后背,李金香安慰着她。

  褚新勃怎么说也是在外面打了十年的工,受到的委屈也算是千千万。

  但是他可以和朋友说,可以和没有见过面儿,甚至不知道是男是女的网友说,但他就是不能跟父母说。

  父母为自己做了这么多,自己不能再让他们担心。

  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